鹤上轩楼

请看置顶。
本人脾气暴躁,被我怼了别说自己没错,我不眼瞎。

【曦澄】江晚吟的红娘记事01

预警:

1.这是个曦澄be世界的江澄♀穿越到一个和平美好的平行世界撮合曦澄的故事。

2.江澄♀文里叫做江晚吟,江澄♂还是江澄,以此区分开。

3.拆忘羡,拆忘羡,拆忘羡,忘羡粉勿入。

4.有三种性别,男女双儿,性别详细设定请看《快穿之寻找思追之旅》第四个世界,该设定来自这里。【我才不会说这个设定很有趣所以才写的】

5.江厌离人设魔改,一个公平温柔又武力值强大的姐姐不好吗?

魏婴和江澄刚到莲花坞就被这喜气洋洋的架势震惊了,才不过出去一年,莲花坞又有了什么喜事?

江厌离已是来不及多说,让两人回房间换身衣服洗个澡,再拿件东西出去。

等到了大厅他俩才知道,哦,江晚吟生了,今天是她儿子的满月宴。

……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不早说啊!

魏婴笑嘻嘻地凑过去,看着粉白的小宝宝忍不住伸手戳戳脸,换来江晚吟一个瞪眼。小宝宝不哭也不闹,反倒笑呵呵的,省心的不行,不由得感叹这孩子又乖又讨喜。

“莹姐,这孩子取名了没?”魏婴把怀里的小宝宝递给江澄,江澄僵硬地抱着他新出生的外甥,被魏婴好一顿嘲笑。

江晚吟抿了抿唇,道:“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他就叫燕归吧,江燕归。”

“燕归,好名字。”江澄低头逗弄了下小燕归,想起还没个小名,转头看向外面大片大片的莲花“他的满月宴在莲花盛开的时候,小名就叫莲莲吧。”

魏婴:……。

江厌离:……。

虞紫鸢:……。

江枫眠:……。

顷刻间,原本还热闹不已的大厅瞬间寂静无声,魏婴露出惨不忍睹的表情,只有江晚吟点点头道:“甚好。”

甚好个鬼啊!

像是知道自己的悲惨命运了一般,原本乖巧的小莲莲突然哭闹不止,从自己外祖母手上传到了亲娘手上哄都不好使。江澄被吵的头疼,随手抓起个东西就塞进小莲莲手里,结果哭的更大声了。

仔细一看,原来是个莲蓬。

江晚吟也是被吵的受不了,直接把小莲莲放到了大桌上,顺便让他抓个周。小莲莲抽泣着往前爬,抱了样东西就不撒手,这可让江枫眠和虞紫鸢乐坏了,原来他抱着的是紫电。

小莲莲不哭了,小莲莲开心了,小莲莲笑了。江晚吟跟她儿子大眼瞪小眼,最后也败下阵来任由这小子抱着紫电不撒手了。

江厌离有心想改一改小莲莲的运气:“既然你们都取好了名字和小名,那我来取表字吧。晓晨怎么样?”

江晚吟和江澄当然是举双手赞成。笑话,谁说江厌离取的不好,他俩就打谁。

魏婴嘲笑一番这两人姐控,紧接着自己很没志气地举起双手赞同。

呵,你还不是个姐控了。

江晚吟,在一年前凭空出现在莲花坞的。出来这么大个人也不好办,只好对外宣称是虞紫鸢的娘家堂妹,叫虞婉莹,道侣在夜猎中身亡,无奈之下来云梦投奔堂姐。

为什么不说是江枫眠堂妹?你看着江晚吟那张和虞紫鸢八分像的脸,你特么会信?

【另一个世界夜猎身亡的蓝涣:哈切!】

这故事编的简直让人声泪俱下,要不是故事主角是江晚吟,江晚吟自己都快要信了。

哦对了,这世界有三个性别。

江晚吟将目光默默放在逗弄小莲莲的江澄身上,思索起怎么给他和这个世界的蓝涣牵线搭桥。

为什么不说要解决温家?得了吧,温若寒成天跟前聂宗主、金光善还有江枫眠搓麻将。看见抓周桌上那对折扇没?就是他送的。

至于温晁,更不用担心了,他现在活在每天都被自己老婆王灵娇画逐晁本子的痛苦中。

记个脑洞:江澄♀撮合江澄和蓝涣

江澄是冬天里的乌梅,一身傲骨寒风不可摧,白雪亦不可摧。

江澄是野外的紫罗兰,昳丽端庄的风采微风动了心,蓝天动了心。

——流云紫玉簪还是碎了。

江澄很纳闷。

这个来自另一个世界、女性的他为何要撮合他和蓝涣?
今天的江澄♂懵逼吗?
懵逼的。

2019双杰元旦24h活动汇总

活动结束啦~躺着吃粮真好。


锁了双杰的有劫:

0:00     @商拾三   颠倒春山·风月篇    @羊语    2颠倒春山·云雨篇


1:00     @蝉冬未暖    救命!我家可乐成精了!


2:00     @佑柠 ・想鸽却不敢鸽    陌上尘


3:00     @月落长安    鲛人无泪


4:00     @听菜名的藤花    2019元旦快乐


5:00     @椅桐梓漆    第六感


6:00     @沈临川       


7:00     @锁了双杰的有劫    伴余生


8:00     @十月    人生若只如初见


9:00     @鹤上轩楼    晴光


10:00   @白茶清酒(与幽幽临时互换)   与君似故人


11:00   @莲司空若    论外表清纯·的可欺骗性·续一


12:00    @Nokiko    新年快乐


13:00    @江伊-颓废还不填坑的    


14:00    @路卡卡    闹独立


15:00    @一筒糖🍰    双杰自拍


16:00    @落墨无离    你们还能不能好好比赛了?


17:00    @飘飘纵兮    共我


18:00    @地里一棵娃娃菜   压寨夫人


19:00    @颖希Ouo (与贝壳临时互换)   湿身图


20:00     @沙雕汽水甜年年  (临时换人)   我在未来等你


21:00    @独孤璃幽(与白茶临时互换)   齐王劫个色


22:00    @萧张魃护    知乎体 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情侣是怎样的体验


23:00    @扔了钥匙的紫贝壳 (与颖希临时互换)   京中来客

【2019双杰元旦24h】晴光

#昨晚一个小时码出来的不知所云

#2019,双杰冲鸭!

#私设ABO,两人有孩子

  元旦了。

  魏婴看了看窗外的鹅毛大雪,转身就看到他的江宗主就披了件外衣就坐在案边处理公文。

  好嘛,好嘛,今天的江宗主也很敬业。

  魏婴抄起一个手炉冲了过去二话不说就塞进江澄手里,并把他赶去穿衣服,自己坐在案边替他看这些东西。

  江澄柳眉一竖:“魏婴你干什么?”

  魏婴理直气壮道:“大冬天的这么冷,你还不穿好衣服就工作,江澄你敬业也得有个度啊。赶紧穿衣服去,这些我帮你看。”

  江澄似是被气笑了,穿好衣服后就抱着手臂看魏婴打算怎么办。魏婴坐在案边,手里的笔拿着也不是,放下也不是,看江澄穿好衣服了立马可怜巴巴地看过去。

  说是替我看的可是你。江澄想到,好整以暇地看着魏婴可怜巴巴看着他,纹丝不动。

  “怎么,魏副宗主连账本都不会看?”

  “好阿澄,你可饶了我吧,让我看这个还不如再去杀头妖兽呢。”

  “说帮我看的人可是你。”

  魏婴一听扔了笔就凑了上去,抱住江宗主的腰撒娇道“好阿澄你就帮帮我嘛。”

  江澄叹了口气,把人从自己身上扯下来,走向案边坐下,拿起账本细细看着。

  冬日的早晨很冷,但阳光却十分明亮,竟将江澄的侧脸照的柔和了几分,连那双杏眸都温柔了许多。

  魏婴想,他有多久没见过江澄这副样子了?十几年前?

  这十几年来,他和江澄互相扶持,一同熬过最艰难的时候,重建莲花坞,并且做的比江枫眠更好。但说实话,如果江澄没有商业天赋,怕是这莲花坞的人都要饿死。

  哪儿还有什么夷陵老祖魏无羡,现在只有魏副宗主魏婴啦。

  魏婴总不能就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做吧,他拿出根普通的笛子,放在唇边吹了起来。他在笛子方面的造诣还是很高的,绝对不会吹的特别难听。

  “吹什么吹,都要把阿睛吵醒了。”一支笔飞来,打断了魏婴吹笛子。魏婴闻言朝床上看去,一个白白胖胖的小丫头在被子里爬了起来,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道“爹爹抱。”

  “哎哎,爹爹抱抱。”魏婴上前将小丫头抱了起来,掂了掂小丫头哄道“阿晴总算醒啦,爹爹带小公主去洗漱好不好?”

  小丫头没吱声,她还没清醒过来呢。

  江晴,江澄和魏婴的宝贝女儿,可以说全莲花坞都宠着的小公举。

  江澄看着魏婴给江晴穿了件粉嫩嫩的碎花小裙子,还打算在梳的小辫子上绑两个毛绒球,终于忍不住一巴掌拍向魏婴的后脑勺,阻止了魏婴继续沉迷奇迹江晴。

  “阿澄你打的我好疼啊。”魏婴委屈兮兮地捂着后脑勺。

  江澄抱着女儿,无奈地看着这个三十多了还撒娇的男人,翻了个白眼凑上去对着脸亲了一口“满意了吗?”

  魏婴一把扣住江澄后脑勺,对着唇狠狠地吻了下去。良久他才笑嘻嘻地松开江澄道“这样才够诚意。”

  去你的吧。

  江澄翻了个白眼。

  “阿澄,今天是元旦。”魏婴的眼里包含着深情,炽烈的爱意几乎能溺死江澄“元旦快乐。”

  江澄勾了勾唇角,

  “元旦快乐。”

2019双杰元旦24h活动预告

2019,双杰冲鸭!!


锁了双杰的有劫:

文案


春日宴,


我伴疏影吹玉笛,候白雪将烈酒煮沸。




再拜陈三愿:


一愿星月共盈盈,


二愿冬夏长相宜,


三愿赏春花仍同旧知己,新岁无别离。


—— @商拾三 


staff表


形式:1/1当天每一个小时发一篇作品


要求:tag带上 2019双杰元旦24h,江澄,魏无羡,云梦双杰,羡澄/澄羡


staff及时间段


策划 有劫


0:00     @商拾三    @羊语 


1:00     @蝉冬未暖 


2:00     @佑柠 ・想鸽却不敢鸽 


3:00     @月落长安 


4:00     @听菜名的藤花 


5:00     @椅桐梓漆 


6:00     @沈临川 


7:00     @锁了双杰的有劫 


8:00     @十月 


9:00     @鹤上轩楼 


10:00   @独孤璃幽 


11:00   @莲司空若 


12:00    @Nokiko 


13:00    @江伊-颓废还不填坑的 


14:00    @路卡卡 


15:00    @一筒糖🍰 


16:00    @落墨无离 


17:00    @飘飘纵兮 


18:00    @地里一棵娃娃菜 


19:00    @扔了钥匙的紫贝壳 


20:00    @观山海 


21:00    @白茶清酒 


22:00    @萧张魃护 


23:00    @颖希Ouo 

昨日下雪了。

你是夜幕中云雾遮挡的明月,那我便是白鹤,飞向你的身边。

明月有光芒暗淡的时候,鹤也随之泣血。

绮罗。

姚金铃的螺蛳粉:

欢迎加入我们是一群纯洁的人,群聊号码:672633204

除了聊黑(反)魔道,其它也可以喔,等哪天我唱《窃笔》给小可爱们赏赏。群主止咳糖浆,我骚姨
《窃笔》小彩蛋七臭。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709357?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F3B77449-8EBD-4227-98A2-BA4BC066F82B101703infoc&ts=1543576875518

【曦澄】文房四宝的灾难日常(一)

  01
  我的名字叫江笔,上有名声极好的老爹和不好不坏的老妈,下有三个孪生弟弟,一家子颜值极高。
  啊,你问我我爸我妈是谁?说出来吓死你们,我爸叫蓝涣,我妈叫江澄,是赫赫有名的影帝影后!
  我二弟叫蓝墨,跟他名字一样,一肚子坏水。三弟叫江纸,和魏舅舅一样,是个吊儿郎当不服管教的人。四弟叫蓝砚,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我妈经常恨铁不成钢地说:“跟块儿糯米糕似的。”
  
  
  02
  要说我们四兄弟的悲惨遭遇,无外乎就是魏舅舅了!魏舅舅简直丧心病狂,他哪来那么多的裙子?!
  “来,阿笔,这条粉色的给你~”
  魏婴拿着一条粉色的洛丽塔,坏笑着步步逼近一个眉目精致的少年。
  江笔看着那条粉嫩嫩的裙子,又看了看笑的像个恶魔的魏婴,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双手护在胸前:“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这么做我就告诉我妈!魏舅舅你就等着被打断腿吧!”
  “生前哪管身后事,浪得几日是几日~来~”
  “啊!!!!!”
  
  
  穿着蓝色洛丽塔的蓝墨难得有点兄弟爱地拍了拍江笔的肩:“穿着穿着,你就会习惯了。”
  一身红色洛丽塔装萝莉的江纸娇笑道:“哎呀,人生这么美好,大哥……啊不,大姐你要看开点~”
  蓝砚无奈地扯了扯自己身上的紫色洛丽塔,揉把江笔的头发,只有两个字:“节哀。”
  “我可是纯爷们!钢铁直男!!!”
  站在门口手上还拎着菜的江澄目瞪口呆看着自家四个儿子摇身一变成了闺女,觉得眼睛有点痛。
  据说,那一天,魏歌星被江影后追着打了三公里地。
  
  
  03
  蓝江两家的文房四宝是出了名的优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颜值极高又嘴甜讨人喜欢,人们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别看江纸吊儿郎当的,他文学素养高着呢。在叔祖父蓝启仁的鞭策下,曾经的混世魔王终于变成了一个张口就是句情诗的风流公子。江澄欣慰的同时把自家大儿子江笔扔蓝启仁那里去了。在江笔鬼哭狼嚎下,他终于学有所成,钢琴小提琴古琴只要是琴就样样精通。
  
  江笔一身粉色罗裙,头顶花环,不自在地坐在开满野花的草地上,努力控制表情企图演出一个天真烂漫的少女。
  “okok,完美。”
  “辛苦了,阿笔。”金羽递给江笔一瓶水。
  江笔:科科。
  是的,你没看错,江笔又被强迫着穿女装了。这次是接了女装剧本的大表哥金羽和老妈江澄联合拉他下水的。
  哦对了,同样被拉下水的还有小表哥金凌。
  只见眉间点朱砂,发间黄珠花的俏皮少女大步走来,眉间带着怒气,明显是冲着那一袭紫裙的金羽去的。
  “哥!”很好,声音确定,是个男的“你拉阿笔下水就算了,怎么还拉上我?!”
  喂喂喂,什么叫拉江笔下水就算了?江笔可是你表弟!
  “因为紫阳公主还有个妹妹啊。”
  金凌:……
  “那舅舅你又是为什么拉我俩下水?”
  “皇后有一对女儿和一个孙女。”
  江笔:……
  江笔:我现在离家出走还来得及吗?
  江纸:大哥冷静啊!

我喜欢粉色紫色红色……有点准的啊。

碎叶遗梦:

我喜欢紫色。。。
说的有点准啊QAQ

12种颜色:

娱乐   ……   色彩性格(组图)